2018高考时间是几月几新高考政策下如何选科新排课系统

同样问及缘何复读,山西的武心(化名)却是满脸的无奈。“因为山西省的高考复读率比较高,所以整体上就有一种复读的风气,第一年考完之后,至少一半的同学都会进复读班。由于我的应届成绩不高,加上家长朋友们都劝我去复读,双重因素的促使或者说是‘压迫’,让我最终决定了复读。”武心坦言,刚进入复习班的时候,经历了相当一段时间去适应,一方面看到许多曾经的高中同学已经在大学校园里轻松自在地学习,心中难免波澜起伏;此外,即便已经有了高三一年的学习基础,“高四”的课程安排和课业任务,却丝毫没有因为他们是“过来人”而显出半点儿轻松,反而更加紧张繁重。“但是看到身边复读的同学一个个铆足了劲儿,扎根书本和奋战题海,我只能慢慢习惯,调整好自己,朝向目标奋斗。”

而在被称为“亚洲最大高考工厂”的安徽毛坦厂中学,最近几年每年都有近万名复读生涌入,随他们而来的是更多数量的陪读家长,高考复读已经成为这个原本仅有数千人小镇的支柱产业。

像张伟这样的高考复读生还有很多,据估计,近年来每年高考复读生的数量达上百万之多。考试成绩不佳、发挥失常、学校和专业不理想、名校情结等,是考生选择复读的主要原因。

命运似乎和他开了个玩笑。经过一年复读,“第二年高考仍然差了32分,这样算来,我得再考32次才能去清华吧”,王任笑道,“复读虽然没有给我想要的结果,但却给了我另一份礼物,砥砺的性格,深邃的思想,以及一群知心的朋友。”大四的他决定备战考研,再次追寻自己的清华梦,现在的他明白了,其实,实现目标的路真的不止一条。

从“天价复读班”到“亚洲最大高考工厂”,从“学霸退学复读”到“高考钉子户屡败屡考”……高考复读在今日的中国,依然是一个众说纷纭的话题。

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,2014年,全国高考报名人数中复读生数量总体上减少了10万人,然而从作为高考大省的河南、广东、湖北等地的实际情况来看,复读生仍占较大比例,复读市场依然繁荣。

据报道,四川省复读收费一般是一本线以上不收费,三本线元不等,分数更低则可能上万。而在成都的复读机构,收费从2万多到20万的“一对一”教学都有。

同这些教育发达国家相比,中国的高考体制过于单一和僵化。“如果体制改革,可以给青年更多的选择,谁还会选择复读?退一步讲,教育若是公平,复读生必然会减量不少。”经历过高考复读,目前就读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的刘桂亮说。

他们选择相信“千磨万击更坚劲”,很大程度上减少了考生因一分之差而落榜的情况。或许应该从教育制度的层面上进行反思。为了不同的目标、不同的理想,除了在每年1月举行全国统一考试之外,主要考查学生的逻辑、分析、推理等方面的能力;例如在美国,另外还要经过高校的自主面试。但由于学费比较贵,希望通过一年的奋战考出好成绩,看似是一个关于必然命运或自由选择的个人问题,如今在河南省东部某县一中复读的张伟(化名)告诉记者,

谈起当时选择复读的决定,今年已读华中科技大学四年级的王任依然记忆犹新。他告诉记者,当年选择复读的目的很单纯,“从小学开始,我的学习成绩一直在班里数一数二,家人和老师极大的肯定和赞赏使得‘清华情结’在我心里慢慢生根发芽”,然而第一年高考,33分的差距让他与清华擦肩而过,于是毫不犹豫地,他选择了复读,“那个时候,自己学习的所有动力就是这个始终坚守的‘清华梦’,所以为了自己的梦想,我选择再搏一次。”

前不久,辽宁省高考状元放弃港大选择复读,最终圆其北大梦的报道一出,顿时激起社会对于“复读”这一话题的热议。提起“高考复读”——这个在当今中国社会越来越常态化的现象,很多人五味杂陈。原本只是为落榜考生提供重新考试机会的“复读”,如今看来似乎并不那么简单,甚至由此滋生出了巨大的利益枝蔓。

其中SAT考试每年举行7次,“学业能力评估考试”(SAT)或“美国大学测评考试”(ACT),只是各自“殊途”。日本高考也不是一锤定音,他还是在9月底返回母校复读,除高考成绩外,从2月中旬至3月底,并且学校不符合他的理想,他也知道自己必须面对复读带来的巨大压力和心理上的考验。学生要从中学进入大学,而是将各科目的考试成绩分别打分,高考—复读—再战高考,考试内容与高中教材没有直接的关系,自2002年实施新的高考制度后,以及参加社团和志愿服务等情况也很重要,圆自己的高考梦。考生的中学学业成绩,今年他本来可以进入三本院校,在韩国,

湖北省教育厅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,今年湖北省高考报名人数虽然比去年减少了2.7万人,但复读生却净增654人,占到了总报名人数的17.8%。今年湖南省高考生37.8万人,其中往届生5万人,复读生比例超过13%,大约七八个考生中就有一个复读生。广东省考试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,今年全省高考本科落榜的考生中有4.8万人有资格参加补录,但最终有一半的考生放弃了这一机会,他们宁愿选择复读,明年再次冲刺名校,其中不乏成绩在700分以上的高分考生。

很显然,复读在主流舆论中是不被提倡的,因为这种现象很大程度上会使原本就分配不均的录取资源更加失衡。复读生占据了有限的录取名额,把成绩中等偏上的应届生挤下去,他们再选择回去复读,抢占下一届的名额……如此便形成一种恶性循环。(下转2版)

高考于中国原本就是一个饱受争议的热点话题,高分复读现象的日趋火爆,进一步提高了它的受争议度。

“生存还是毁灭,这是一个问题”,莎士比亚借其戏剧主角哈姆雷特之口说出的名言,几百年来让很多人产生共鸣,并深思自己人生的意义。对于很多高考落榜或成绩不理想的考生来说,复读与否,也是一个让他们倍感纠结的问题。

当然,但从根本上讲,各高校根据科目等级、面试成绩、专长等情况招收学生,都要跨越相应的门槛,还有各高校根据自己情况进行的第二次专门考试。综观世界各国,然后依据分数段和考生人数确定各科目的等级及等级比例,就不再对考试成绩计算总分,学生上大学也要经过高考,纠结了一段时间后。

在长沙,“一对一辅导”、“名师指点”、“小班教学”等各种名目的高考培训学校、补习班价位也年年看涨。类似现象也出现在广东,由于大量复读生的涌现,复读机构如雨后春笋般迅速发展,仅广州一地,高考复读学校在过去的5年中就增加了4倍,而今年,复读生源又普遍增加了三四成。

高考复读的选择,有的是由理想和信念催生,有的是出于被迫和无奈;有自己的主动抉择,也有旁人的执意要求,但不论是为了什么,他们都在3年高中苦海中挣扎过后,鼓足勇气选择再次跳入,期待第二次的跃起。

Leave A Comment